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第二十七章 白尔洁去吃屎

今尘灯2020-04-14 05:10:2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有些担忧地看了婉儿一眼,但是她给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陈主任瞪了一眼说着:“还不出去,现在你做错事,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格!”

  尼玛,这陈主任真是倚老卖老啊!而且这件事本身不是我惹的,就因为我不是那个受伤的,所以成为了无法被原谅的人了。

  婉儿看了一眼陈主任,随后对我暖声说着:“钱哥哥,我一会儿就出去。回家了,记得给我好吃的哦!”

  那一刻,我心头莫名的酸楚。婉儿估计也是很讨厌这个陈主任的。毕竟我时刻都能看到他眼中流露出对婉儿那充满贪欲的模样。

  我没有说话,走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现在我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将婉儿给带走,就像是我第一次逃课那样,即使被众人嘲笑,也要拉着她,不能丢下她...

  我站在栏杆前,竟然有些自怨自艾了起来。

  正当我忧虑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办公室传来一声如同杀猪般的惨叫!

  等等!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应该是陈主任的叫声。那么婉儿她...我此刻心中一阵紧张。

  匆匆跑到门边,只看到婉儿将门打开,脸上带着几分生气的神情。

  我有些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问着婉儿:“婉儿,你没事吧?刚刚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还听到惨叫!”

  “那个你说的陈主任,他想...让我跟着他,还说你是个没用的废物学生。当你的女友太委屈自己了。“

  “所以,你对他做了什么?”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婉儿眨眨眼睛,她一脸天真的模样:“没做什么啊,就是把他两只胳膊都卸了。”

  “不会吧...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了?”

  婉儿一听我这样说,柳眉竖起:“他想摸我手,所以我一生气就...”

  “做的好!这个老色鬼,道貌岸然,早该给点教训了!”

  此刻我心中也就没有什么担忧了,婉儿怎么说都不是我们学校的。而且老色鬼...额,是陈主任起了色心,他也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所以他所有的苦痛只能够往肚子里咽。

  “钱哥哥,这样会不会给你惹麻烦啊?”婉儿怯生生地问我。

  “额,按理来说,他是没有办法找我麻烦的。如果他真的不顾自己的名声,我的确会受到处罚。”

  婉儿有些担忧,主动挽着我的胳膊,就像是女友哄我一样,她说着:“钱哥哥,别生气。要是你还不解气,那就...嗯...那就回去之后,我给你打屁屁。”

  “噗,婉儿你还真敢说啊。要是我动手了,你可别喊人啊...”

  我露出了痴汉的本性,但婉儿却低头说着:“回去再说啦...”

  此刻我也意识到陈主任还受着伤呢,于是我准备去找医务室的校医给他治疗。

  婉儿却说:“没事,不用那么麻烦,两只胳膊就像两根萝卜一样,一拧就可以了。”

  接着,她还真重新回了一次办公室。没过几秒,我又听见陈主任发出惨叫。

  我身边经过的几个学生说着:“这个陈主任是不是喜欢玩特殊Play,我刚才看见一个漂亮妹子进去了。

  “喂,你们别乱说啊。陈主任有些肠胃炎,那个女生只是过去看看他的病情。”

  有些忍受不了他们的YY,于是我解释着。那两人一看我,也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卧槽!你不就是追风坦克嘛!是你本人吗?”

  “去去去,别凑过来!”

  我只感觉那个牲口要用手来捏我的脸,尼玛我的英俊脸庞是你们能上手的么?

  婉儿给陈主任接骨完成之后,就从办公室出来了。此刻她紧紧地挽住我的手臂。

  “钱哥哥,我不会离开你的。这个陈主任是个坏人,还一直说你的坏话!”

  “好了啦,婉儿,你不是已经给过他教训了么。”

  我摸摸婉儿的头发,让她不要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了。

  “如果我真的被学校开除了,那可能就不能陪你了,你那时候还会跟我回老家么?”

  婉儿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话,她眼圈红红的:“你又不要我了?”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孩儿,或许我不知道她什么来历,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明白,她对我的好都是真心实意的。

  我有些克制不住,竟然在楼梯间伸出了自己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婉儿的脸颊处。

  这样突然的行为,婉儿羞得面色他 通红,她一下就躲开了我的手,娇嗔着:“钱哥哥,你坏。天天就想着占我便宜。”

  “你看我都这么惨了,需要婉儿给我一点爱嘛。”

  “哼,你要是真的不能在这里上学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要饭去!”

  我心下一阵感慨啊,现在的物质社会,能在男人最艰难的时刻留下来的女生已经不多了,她们要的是现成的成果,而一个已经成功的男人显然是最佳选择。

  恋爱的前提是你的物质要保证,否则拿什么爱我?相信这是大多数拜金女说的话。

  “婉儿,别担心。就算我真的不能上学了,我可以努力挣钱养你。”

  “可是...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就只会给你惹麻烦...”

  “哪里有你说的 那么不好,我家婉儿懂医术,不如去给人看病吧?”

  婉儿一听我这么说,耳朵又开始左摇右晃了:“这个主意挺好的,而且替人消除疾病是个善举。”

  我一拍她的脑袋:“你还真想我被开除啊?”

  “才没有...你为什么老打我!”婉儿抬起头,眼中带着几分委屈。

  “因为你笨啊?”

  “哼!你才是笨蛋!”

  见婉儿这样问说,我嘿嘿一笑:“猪是怎么死的?”

  “钱哥哥,你又用这个破题目玩我。不和你说话了,哼!”

  婉儿此刻一跺蛮足,样子颇为可爱。

  我有些欣然地注视着婉儿的眼睛,带着几分笑意。她的出现温柔了我的岁月,兴许我之前的生活是苦涩的,但现在婉儿让它变得甘甜,甚至让我无法割舍。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