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第一十九章 修灵者联盟

今尘灯2020-04-14 18:30:2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青回到云中涧没几天,洛阳便前来拜访。见到如今闻名修真界的痴情种子陆培之后,不由大为好奇。

  但陆培却对这位修真界第一修士无甚好感。因为他在言谈之间一直很推崇赵春秋,而自已却因结侣之事于其不合。

  苏青自然看得明白洛阳是故意在陆培面前提起赵师兄,却也装作不知未曾拆穿。必竟陆师兄的作为实在让人心寒。

  陆培服下苏青特意为其调制的灵药问:“苏青,你记得你有一手出神入化的丹术,为何——”

  苏青拿一杯灵茶给他道:“陆师兄,你现在身无一丝灵力,身子荏弱无法承受那灵丹之力,所以只能以灵药为辅,慢慢恢复经脉之创。”

  转眼,陆培已在云中涧养伤三年。其间,除了乔晓嘉跟洛阳时常过来之外,梅仙子也时不时前来拜访。

  最高兴当属烟儿,因为只要这些老友一来,师父便会亲自动手张罗美食招待他们,自已跟着吃了不少从未吃过的佳肴。

  而且,每次乔前辈过来,基本上都会带姚小谷一起来。

  他平日里在云中涧呆着,也无法认识其他宗门弟子。所以,至今为止他也只有姚小谷一个朋友。

  “烟儿,你现在引气入体成功了吗?”姚小谷折了一根海棠树枝问道。

  “还没有呢!不过功法已修至三层了,师父为我寻的功法倒是绝佳,不用引气入气可以修练。对了,你突破练气七层了吗?”烟儿将手里的点心丢入口中问道。

  姚小谷看了眼在上房中跟苏青谈笑风声的师父道:“还没有呢!自从上次游历回来,修为竟无寸进!看来师父说的对,我本已历尽世俗沧桑,现在回归本心最重要吧!”

  今日乔晓嘉跟梅仙子同时来访,上了茶之名烟儿便带姚小谷出来在海棠树下聊天。而陆培则在其所居的西厢静修。

  在苏青的精心调理之下,年过七旬的陆培又于日前成功引气入体。自此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静修。

  在苏青无数极品聚气丹的供给之下,一年后陆培终于突破练气三层。

  随着修为的慢慢恢复。其容颜也渐渐地回到之前的出尘之姿。

  “苏青,我准备出去历练一番。”这天,陆培来到苏青的丹房对她说。苏青放下手里的灵草看着他问:“陆师兄你真打算出去?你如今正是恢复修为之时——”

  陆培打断她的话说:“苏青,这几年来多谢你悉心照顾。我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如今已恢复修为也该出去看看了!”

  听他的意思竟是要与自已诀别,苏青虽然心里还是很担心他一个人能否在修真界立足,但陆培之言也有道理,他必竟不是浮云派弟子。一直留在她的洞府,可能心里也有负担吧。

  见他去意已决。苏青从丹房玉盒拿出一大瓶极品聚气丹,三瓶碧络丹,两瓶玉府丹,以及练气期修士时常能用的到灵药膏给他:“陆师兄,这些东西都是练气期修士在外行走能用的着的东西你且拿着吧。”

  苏青亲自御器送陆培来到浮云山山前,又递给他一袋世俗人所用的金银,郑重的跟他说:“陆师兄,在外行走,金银细软也是必备之物。若是在外行走累了,可以随时来浮云派寻我。你住的西厢我一直会留着的。”

  陆培闻言身子一顿。回头对苏青深深施一礼道:“苏青,你待我的大恩他日必当重报!”说完一步步离开浮云山。

  “哎,这个陆培修为才恢复这么点,就着着离开云中涧真是——”王师弟从苏青身后行来感叹道。

  苏青叹了口气调侃他说:“真是不如你那般聪明,直到重新筑基方才离开!”

  她本是随口这么一说,结果洛阳却十分认真的看着她说:“苏青,当年我不辞而别,你是不是很失望?我其实——”

  苏青看着他笑道:“呵,呵,你莫放在心上。当年你筑基有成。自然要回主峰去禀告师尊吧!更重要也是无法面对紫云仙子吧?必竟你们也是自小一起长大,还曾有过双修之约。情分也非常人可比。”

  “苏青,我跟紫云如今已毫无瓜葛了,我——”听她这般说洛阳突然有些心虚。急着辩白道。

  却被苏青笑着打断:“换作是我,在经历修为尽失,每日承受寒毒侵身之苦时,心爱之人却高调跟别人双修,也无法原谅他的所为!所以,我理解你当时。以及这些年的心情。”

  其实,在苏青眼里,修真界的双修道侣跟前世的婚姻一样,都容不得背叛。特别是像紫云仙子这样的在恋人身受重创之时抛下他另结亲欢人,一点都无法理解。

  洛阳见她如是说,心里骤然一轻,想到自已多年来对紫云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经她一番话全部找到了理由。

  原来是自已无法接受她的背叛!

  两人一起回到云中涧,近些年来洛阳大部时间都在云中涧修练。他越来越依恋这个小院的温馨氛围。

  烟儿见两人回来,十分伶俐的端来两杯灵茶。这些年来,随着那位陆师伯的入住,洛阳师叔对他也越来越和颜悦色。

  不像那位清高无比的陆师伯,总拿他当下人看待。是以,烟儿对洛阳慢慢得也退去之前的敬畏之意,变得日渐亲近起来。

  当梅仙子得知陆培已经离开浮云山时,呆坐许久方才开口道:“他终究不愿屈于人下啊!”

  苏青则在心起暗叹:事到如今梅仙子依然无法放下对陆培的一腔感情,虽然这三年多以来,她每次到浮云山拜访,都从未跟陆培说过一句话,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来就是为看望陆培而来。

  有时候连苏青都弄不懂梅仙子为何这般纠结。

  每当陆培要开口跟她说话时,梅仙子总能找到各式借口离开或者躲开。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陆培一出浮云派,便驾玉舟往玉隐宗附近行去,等他来到那栋几年前吕秋儿曾居过的宅院时,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他无比失落的在附近徘徊良久方才离开。

  秋儿到底去了哪里?虽然来的时候他心里预感吕秋儿很可能已不再此地,但看着那荒废已久的院子。他还是忍不伤心失望。

  他一直在心底安慰自已:也许秋儿如今也正在寻找自已呢!必竟他在浮云派养伤之事,在修真界少有人知。

  陆培从怀里掏出一个有已被他摩挲过无数次,变的些圆润的玉符,拿在手里盯着看了半天。方才下定决心激发。

  结果,一道灵光闪过,那玉符应声而碎!

  陆培看着碎成一地的玉符,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到底秋儿还在不在附近,若是再的话。一定会收到他发出的消息。

  一天之后,陆培看了眼,手里被他小心捡起来的玉符,叹了口气自我安慰的道:一定是秋儿她不再附近,没有看到他所出的消息吧!

  而此时他的心却如这被凑在一起的玉符般,支离破碎。

  “怎么会又激发这东西,他不是已经被废除修为了吗?哪来的灵力?”此时,妖艳如花的吕秋儿斜依在一条长塌上。

  一个全身包裹在黑斗蓬里的男人,轻笑哂一声:“看来他还对你余情未了啊!不过,这人已没任何作用。你以后不用再理会他。”

  吕秋儿闻言娇笑着走到他身侧,如鸟儿般伏在他身侧道:“我心里只中意你一个人呢!怎么会去理他被宗门除名的废人?”

  陆培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座仙城之中,结果,刚一入城不久便被一练气五阶的修士盯上了。

  “交出身上的储物袋!”那位年过五旬的练气五层修士突然拦信他道。

  一向自命清高的陆培,自然不会如其所愿:“什么东西,也敢拦我的路?滚开!”半个月来,他遍寻不到吕秋儿正是满腹的怒火无处发呢。

  结果,实力是永远是最有效的道理。

  一向身为天之骄子的陆培,第一次被一个人如世俗人一般按着暴打。最后还被抢了身上所有的灵丹灵石法宝。

  还好,临行前苏青还交给他一袋世俗所用的银钱。没被那强盗一般的老修士抢去。

  当苏青接到主峰回事房弟子发来的传记玉符,说有位练气三层的修士前来拜访她。苏青稍一思索便知是陆培从外面游历回来。

  当苏青来到山门大殿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那个神态委顿,面目苍老看着十分落迫的中年人。就是当年气质淡然,如谪仙般的陆师兄。

  “苏青,我——”陆培见到苏青后一阵哽咽。

  “陆师兄,快随我一起回洞府吧!这些天在外游历,辛苦了吧!你一定是不能适应修为骤降所带来的不便吧。”苏青热情的请上了已激发的白玉灵簪。

  陆培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山门大殿,已经有很多浮云派的弟子好奇的盯着他看。让他十分不自再。

  当苏青从陆培磕磕绊绊的讲述中。得知其因被人打劫而落到如此田地时,不由叹自叹息:陆师兄到底是到筑基修士习惯了,行走江湖一点都不低调啊。

  待陆培收拾一番后,刚出门便迎上前来寻苏青的洛阳。

  “陆道友这么快便游历回来了!”洛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陆培抬眼看他一眼未曾理会转身回自已的房间。

  苏青见状对洛阳道:“陆师兄可能一时还不习惯修为暴跌至练气三层吧!你莫要再打击他了。”

  洛阳淡然看了眼房门紧闭的东厢道:“他只是认不清自已的现实罢了!当初若不是及时遇到你,我可能就不会恢复修为。而他却是太早遇到了你!”

  他的语气中有着让人不可忽视感叹,苏青不禁哑然失笑:“陆师兄对不但有知遇之恩,同时也有救命大恩。若是不报,这份因果就欠不起!我如今只不过帮他疗伤而已!”

  洛阳看着苏青由衷的说:“苏青,不得不说你的机缘真的不错!可你觉得陆培的心境有问题吗?”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也隐有所感。自陆培筑基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一般,性情跟之前大不相同。

  苏青突然想起当年在青云观时,他一幅高阶修士的姿态,针对当时还练气高阶修士的孙仪,当时她就感其道心有些稳。

  难道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未曾发现这个问题?

  当苏青特意寻陆培说起这个问题时,他立刻反驳道:“我心境一直很稳定,根本没有道心不稳的情况。是你想多了,苏青。”

  当苏青离开西厢时,陆培脸上那种不以为然的表情立刻变的忧心忡忡。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已心境有问题,但却一直想不通到底出自哪里。

  有时候心绪好似无法控制一般,总做出一些十分过激之事。

  但每当他静下来静悟之时,却又找不到一丝原由。当然,这些事情他从不愿诉诸于人,不过没想到已经表现的这般明显,连苏青都已经看出来了。

  自此之后,陆培一直闭关修练,绝少现身在人前。

  这天,乔晓嘉突然神色慌张的跑来找苏青。

  “出什么事了?你急成这样子?”苏青亲手给她倒一杯灵花茶递给乔晓嘉。

  乔晓嘉转手将灵茶放到桌子上神色焦急的说:“苏青,小谷突然不见了!”

  苏青不以为然的看着她说:“她可能是自已出去办什么私事了吧!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会说不见就没见了呢?我看你也不必太紧张,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谁知乔晓嘉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犹自焦虑不已:“不是,苏青,她连半个月没去洞府跟我打招呼,今天一早我心下有疑亲自到她的居所一看,发现人早已离开。只言片语都未曾留下。以往小谷她不管去哪里,都会事先跟我说声……”

  说着说着,她急得从椅子上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苏青抚了抚额头道:“不如叫烟儿过来问问?她们两人一向交好。”

  闻言,乔晓嘉眼前一亮,亲自冲出去寻烟儿问话。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