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第三十三章 剑未冷

今尘灯2020-04-13 19:10: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丘山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望去,只见一个头戴黑色礼帽的人,正低着头往走廊两侧东张西望。由于礼帽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丘山无法看清那人面孔,但从露出的半截下巴来看,此人不是胡天,也不像是服务员。

丘山忙扭头朝阿七和刘奇做了个有危险的手势。阿七迅速从桌下包里摸出丘山的手枪,屏气凝神地掩上前来。刘奇见状忙在床角蹲下,从床罩后方露出半个脑袋来,神色紧张地盯着门口。

此时门外又传来“笃笃笃”三声敲门声,丘山往猫眼望去,见那人已抬起头来,是个三十岁开外的陌生男子。

丘山回头望向阿七,见他朝自己点了点头,就冲门外低声说道:“谁?”

“老丘,快开门。”对方尽管压低了声音,但毫无疑问是胡天的嗓音。

丘山惊奇无比,又从猫眼往外望了望,见对方正神色紧张地东张西望,神态看起来颇似胡天,但面容完全是另一个人的样子。“你是胡天?”

“是啊,”对方望向猫眼,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戴了面具。快开门,妈的我被跟踪了。”

丘山见他说话时面部表情有些僵硬,应是戴了某种仿真面具,忙打开门来。

胡天“蹭”地蹿进门,嘴里连连叫道:“我靠,好险。老子差点就回不来了。”边说边摘下帽子和假发,解开胸前的衣服扣子,露出了光溜溜的脑袋。

丘山见胡天将手伸到锁骨下部两寸左右的位置,那里有条不甚分明的接缝。胡天将大拇指扣进接缝里,整只手插了进去,在颈部撑起来,另一只手拽住松动了的面皮往上一拉,头从面具里褪了出来。

“被跟踪了?”

“是啊。接到你的短信前就觉得不对劲,右眼皮跳个不停。当时正好在一处集市里,我往周围看了看,居然有十多个盯梢的。我靠,这不是要把老子往死里整吗?幸好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主动采取迂回战术,给他们来了个狸猫换太子,总算虎口脱险逃过一劫。”胡天说着抖了抖手中的面具道:“货真价实的仿真面具,虽然丑了点,但还是挺管用的。”

丘山知道胡天难免夸大其辞,但被人盯梢应该是有可能的,便道:“没出事就好。”从胡天手里拿过面具摸了摸,入手柔软轻盈,心中一动,问道:“这玩意儿在哪买的?”

“集市附近有一家店,正好有这种面具。摆脱他们后,我急中生智闯进店里,现买现戴,怎么样?不错吧?花了老子整整十二张毛爷爷咧。”胡天自吹自擂一番,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被跟踪了?”

“唉。”丘山叹口气,指着刘奇道:“要不是刘奇,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把平板的事简要说了一遍。

胡天听后直叫:“我操,难怪老子的右眼皮昨下午开始就一直跳,原来问题出在这。咱们赶紧把那破玩意扔掉。”

丘山连连摇头:“现在我们已经被对方盯上了,就算扔掉也不管用。好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把反间计跟胡天说了。

胡天兴奋得连连拍手,哈哈笑道:“老丘你行啊,在我的熏陶下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又道:“那帮孙子一定不知那砖头有多大价值,要不就骗他们说那只是块普通古砖,说不定他们就把它给扔了。”

丘山摇摇头道:“对方应该也发现那红砖比较特殊。退一步说,就算信了你的话,人家随手把砖头扔掉,你到时上哪去找?”

胡天听丘山说得在理,拧着眉头想了想,嘿地一声拍手叫道:“这帮人一定也知道那首四言古诗,我就来他个胡编乱造,对方肯定也信以为真。”

丘山一听,觉得这主意可行,就道:“好,那就试试看。”又看看胡天,不放心地笑道:“你准备怎么胡说八道?”

胡天一拍胸脯,鼓著腮帮子道:“老子七步成诗倚马可待,编个故事还不是出口成章。”

丘山皱皱眉头道:“那是那是。你得想好了,刘奇把电源接上后,咱们的对话就得一气呵成,可不能露馅,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甭担心,我这嘴上功夫可不是吹的。”嘴里虽这么说,胡天还是从包里找出纸笔来,盘算着怎么编造谎话。

丘山见他如此就放下心来,走到刘奇身边道:“接通电源得多长时间?”

“一分钟就能搞定,但要找胡天借个小东西。”

“哦?”胡天回过头来问道:“什么东西?”

“唔,你抽烟吧?我需要烟盒里的铝箔纸。”

胡天半信半疑地掏出烟盒递给刘奇。刘奇从烟盒里撕下一片指甲盖大小的铝箔纸来,用桌上的水果刀裁成米粒宽的小条,然后浸入水杯里,泡了片刻从水杯里取出,小心撕掉一面的纸,接着将平板电脑的主板翻过来,在一处被刮削的线路处擦了擦,准备将那铝箔条贴上去。

丘山忙道:“稍等,等胡天那边完事后再接上。”

待胡天写好后,丘山拿过一看,不禁笑道:“你这脑洞也是没谁了。”

胡天撇了撇下巴:“要不你来整一个?不是我吹牛,对方只要收到这些讯息,一定当是捡到宝了。”

丘山又仔细看了看,觉得虽然有点胡扯,好在没什么破绽,就说:“就照这么来吧。”说着从抽屉里取出电吹风接上电源,对刘奇道:“好,可以开始了。”

刘奇用一把镊子夹着那片锡箔条往那处铜线搭去,快搭上时却突然停下,挠挠头道:“哦我忘说了,这套通讯系统是独立的,通电后不会有什么反应,没有指示灯啥的,只要接上就算是工作了。明白?”见三人都点点头,就将锡箔条搭在了铜线上,用镊子压住,接着道:“这东西又不防水,怎么能怨我呢?”

“不怨你怨谁?水杯是你打翻的……看看这,屏幕里全是水汽。”丘山一边责备一边打开电吹风开关,对准平板的麦克风“嗡嗡”吹了起来。

“别吹了,都吹半天了还没干。就一山寨机,几百块钱的货,坏了就扔掉呗。”

“扔掉?你还真大方啊,要不扔一个给我?”

“这样吹干不了。”阿七在一旁不冷不热地插嘴道。

“那怎么弄?这么多水汽,屏幕糊糊的没法看啊。”

“先搁上一天半天,说不定水汽就没了。”

丘山听阿七这么说,便把电吹风关掉放在桌上。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后,丘山向胡天做了个手势。

胡天点点头,眨巴几下眼睛道:“咦?!”

“怎么了?”丘山说着往胡天身边走去。

“唔,我觉得‘如皇如后’四字,可能另有深意。”

“怎么说?”

“按照刚才的思路,咱们进了死胡同。我现在觉得,‘如皇如后’应该包含了某个地理方位信息。你看这个,”胡天装模作样地指着纸条道:“‘皇’和‘后’,在这里应该代表了某个地名。”

“地名?”丘山故作惊讶地问道:“何以见得?”

“唔,要理解这一点,必须前后文结合起来分析。你先看后边这两句,往昔故井,东来紫气。往昔故井是不是指出了某个具体的地方?”

见丘山点了点头,胡天接着道:“咱们再看这古诗的结构,前四句和后四句是不是对仗关系?它们在结构上是一一对应的,在内容上则是层层递进的。与‘往昔故井’对应的正是‘如皇如后’,而且‘如’正好也有‘去往’的意思,这说明‘皇’和‘后’跟‘故井’一样是指代某个地方,它们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地名。”

“嗯,”丘山点点头道:“有点道理,只凭‘故井’两字,确实搞不清在啥地方……不过‘皇’和‘后’分别代表哪里呢?”

“这还得从后两句来看。‘东来紫气’是具有深刻文化意涵的典故,讲的是老子出关的事。老子是道教三清之一的道德天尊,李泰来在诗里引用这个典故,实际上暗示了整首诗的文化背景就是道教文化。”

丘山沉吟道:“既然如此,‘皇’和‘后’所指也应在道教文化里找答案了?”

“正是。根据我的分析,皇,指的是玉皇大帝;后,指的是后土娘娘,合起来就是天公地母。从这层意思来看,如皇如后应该是指去玉皇大帝和后土娘娘那里。想想看,玉皇大帝住哪里呀?凌霄殿不是?后土娘娘当然是住在后土祠了。两者意思综合起来,应该是说某个后土祠地下有个凌霄殿,凌霄殿里有口水井,财啊宝啊什么的,就在这井里了。”

“唔,”丘山兴奋地踱着步子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转向刘奇和阿七道:“你们怎么看?”

“我觉得这个分析比较靠谱。”刘奇满脸憧憬道。

阿七说道:“既然如此,这个后土祠又在什么地方呢?”

“目前还没什么头绪,不过有几处地方应该好好考虑。”胡天眼珠骨碌碌一转,接着道:“前段时间我正好在研究《晋汾古建筑预查纪略》。现在想来,山西有好几处后土祠,说不定某个后土圣母庙里就藏了什么玄机。”

“嗯,看来我们得去山西转转了……”丘山边说边向刘奇使眼色。

丘山话音未落,刘奇已将锡箔条从主板上拿开,笑道:“断开了。”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