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第五章 被迫联手

今尘灯2020-04-15 17:50: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码头,最是伤离别之地,岸边的依依杨柳枝,被人折下不少,交到行人手中,遇留其驻。夏婉把小金宝交到米义超的手中,也上前折了一根长长的柳枝,送与蓝怡,“折柳相赠乃是送离人的旧俗,妹妹,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愿你我早日重逢。”

  蓝怡接过柳枝,眉眼弯弯地笑了,“姐姐,你我相约牡丹花季,如何?”

  夏婉回头看了一眼丈夫,用力点头,“好,定不爽约。”

  米义超见周卫极这么急着走,隐隐猜测与边关战事有关,但是周卫极是个嘴紧的,不肯透漏一分,米义超也只能旁敲侧击地问两句,“昨日收到州衙的公文,要调梅县粮仓的三万石粮食,明日便要出仓装船运往登州,按说登州粮草丰足,足够守城禁军之用才对。”

  周卫极接话,说的却不是米义超要听的,“黄县周边几县自去年冬天便没有降雪,今春也是少雨,不少农田已显旱象,调粮草或是为了应对旱情。”

  米义超听到有旱情,脸色凝重,他深知旱情之恐怖,就算不太严重,有河水灌溉土地,但是随之而起的虫灾也足以毁掉一年的收成。商户见到旱情定会提前囤积粮食哄抬粮价,造成一方恐慌,甚至出现流民之乱,提前运粮草预防着也有可能。

  “新任的黄县知县刘过更刘大人在凤翔任县丞时,曾遇上凤翔大旱,此番定能做足准备,不至使民怨沸腾。黄县山多水足,半年不下雨,也不至于旱死庄稼,近二十余年内,登州无旱情,此番也应只是虚惊一场。”小金宝看着哥哥和文轩在旁边折柳枝编帽子,扭着小胖身子就要下去玩,米义超看他穿了厚底鞋,便把他交到乳娘手中,让他在地上行走两步。

  米义超祖籍登州益都,对登州之内的情况了解一二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听他之言,可不止是了解一二这么简单,连刘过更的情况他也耳熟能详,看来,他在这些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再看他的行事作风,周卫极觉得,此人的官途,定不止于知县。不过,他汲汲于此道的文官做派,让周卫极不喜,也不愿与他多说,见王承德和郑氏已将一马车的行李搬到船上,便与众人辞行,要出发了。

  郑氏拉住蓝怡的手,百般叮嘱,王春荣见她们母女说起来没完没了,忍不住在旁边打断道,“娘,行了,过些日子老夫人去黄县,不是又见到了么,你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

  郑氏挖了他一眼,放开蓝怡,又拉住文轩叮嘱了半晌,才放他们上船。为了快些赶回去,这次坐的是张家的快客船,船夫就有十六人,若是不遇风雨,五日既可抵达黄县。蓝怡带着文轩在船中上下转了两圈,才回到船头,兴致勃勃地看着两岸不管后退的青山。如花跟在两人身后,见到对面驶来的小船,低声回道,“夫人,前边船头站立的,乃是蓝家的蓝仕济和蓝仕常,看模样是冲着咱们来的。”

  蓝怡顺着她指的方向,见对面驶来的小船上并排站立两个老者,皆是一身道袍头梳道髻,迎风而立,宽袖道袍随风而动,颇有几分仙家气度。虽然都是白发,但其中一老者的头发稀疏,只在头上挽了小小的道髻,脸上苍白无血色,想来这个就是被蓝如海囚于地下五年的蓝仕常了。

  小船速度也不慢,靠近后白发童颜的蓝仕济右手立在身前,行道家礼高声问道,“贫道蓝仕济,敢问您可是周夫人?”

  在大周,穿道袍梳道髻的并非都是出家的道士,但自称“贫道”的,一定是出家的,蓝怡还礼,“正是,不知蓝道长有何贵干?”

  周卫极从船舱走出来,令如花带着文轩回去,自己护在蓝怡身边,垂目看着蓝家两位老者。两人又和周卫极见了礼,抬手送出一块玉牌,周卫极伸手接住,便听蓝仕济说道,“周大人,周夫人,您二位对蓝家的恩情,蓝家上下铭记于心,这块玉牌赠与周夫人吧。”

  周卫极微微蹙眉就想扔回去,不想再与蓝家有任何瓜葛,蓝仕常看出他的意思,直接言道,“此牌虽不大,但能驱邪避祸,阻他人卜噬巫算。”

  周卫极听了微动,听闻蓝家有三块玉牌,一块在蓝如海身上被雷晋带去了京城,还有一块赠与当今圣上,这难道就是另外一块了,不是说丢了么?此牌确实是个好东西,对蓝怡来说更是如此,留下倒也是好事。

  不过,他还是心中不爽快,蓝家这么大张旗鼓地来送玉牌,是怕其他人不知道么?

  蓝怡看着蓝仕常,在他苍白的脸色里看到了晦涩难懂之意,想到他被蓝如海关在地下多年,或许知道些什么旁人不知道的事情,心中略略不安。转身看着周卫极握在手里的玉牌,这块玉牌虽说是好东西,但是给她带来的却一点好感也没有。她抬眼看向周卫极,周卫极微微点头,把玉牌扔回到蓝仕济手里,“此物珍贵,我夫妻福薄,佩戴了怕会损,多谢道长好意。”

  蓝仕济微愣,点头把玉牌收进袖中,“周大人,贫道观你面相,似有血光之灾,忘大人好生珍重,不可冒然行事。”

  既然他们连玉牌也不收,想必自己送出的平安符,这两人也不会要的,是以蓝仕济并未多次一举。周卫极嘴角微勾,既上沙场,怎会没有血光之灾的,这蓝家老道还真有几分道行,“周某记下了,多谢道长。”

  蓝仕济又看向蓝怡,笑容慈祥,“周夫人,此地一别,你我应无缘再见,且听贫道一言,若想此生安稳,不可涉远水。”

  蓝怡微微点头谢过,蓝仕济和蓝仕常又行礼,乘船而去。回到船舱,蓝仕常脸色微沉,“这个周夫人,有些蹊跷,难怪蓝如海会擒她换魂,六弟,你怎么看?”

  蓝仕济望着苍茫的青山绿水,幽幽言道,“她是否蹊跷,与我蓝家再无关系。目前最重要的,是保住全家老小的性命,三哥,以后蓝家就交给你和俊辰了,我后晌起身,去京城一趟。”

  蓝怡跟着周卫极回到船舱,还在思考蓝仕济说的话,“浮生大师曾说过,我不可跨出大周王土,现在蓝仕济也说我不可涉远水,两人说的乃是一个意思,卫极,这蓝仕济或许真有些本事。”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