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第一十六章 39 分手

今尘灯2020-04-14 23:30: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嘭砰——

“谁家的臭猫又跳进来!”

听到房间里有动静,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的男主人放下了锅铲,恶狠狠地抄起菜刀往房间的方向走去。这个月,有猫从窗户跳进房间已经有不下三次了。

啪嗒啪嗒——

男主人走到了门口,对着房门就是一脚,两扇门便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

“躲哪了!乖乖给我出来!”门刚打开,男主人的眼睛便开始扫描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当他的视线企及到床沿的时候,人都傻掉了……

猫是没有见着,自己的床上却有一个大活人!

而且,是个看起来十分娇嫩的女子……

看这小女生用着单纯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男主人便礼尚往来得带着猥琐的眼神大看特看。

这女孩穿着兽皮做成的短裙,上身穿着一件薄薄的皮草,扎着左右两根马尾,让男主人不由低声感叹道:“这异域风情,也太带劲了吧……”

看到面前的男人贪婪地视奸着自己,死国斯诺冷笑了一声,从床上挪到床边,站起来后,注视着男主人的眼睛向他缓缓走来。

死国斯诺的慢慢靠近,让男子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吞了几口口水,心里期待着什么东西。

“你……”死国斯诺用着勾人的眼神看着男子,说道:“你有妻子吗?”

死国斯诺的直接让男子有点猝不及防,男子愣了愣,用力地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还没有老婆、没有老婆……”

死国斯诺见到男子这副模样,愈发觉得可笑,便开始打量着男子的房间。

男子见状,赶紧摊开手,笑着解释道:“我们家就我一个,家里就我一个人而已。”

死国斯诺点了点头,不假思索地回应道:“那就好办事了。”

“是嘛……”既然要马上撸起袖子加油干,男子便审视了自己一番,看到手里的菜刀,一时间不知道要把手里的菜刀放到何处。

死国斯诺看穿了男子的心思,便伸出手说道:“刀给我吧。”

男子迟疑地点了点头,也就按死国斯诺说的,把菜刀递给了他,之后又拉起身上的上衣闻了闻,憨笑地对死国斯诺问道:“你看我刚刚在做菜,一身油油腻腻的,用不用先去洗……”

嗤——

“不用那么麻烦。”

死国斯诺把沾满男子热血的菜刀扔到了铺盖上,拍了拍手继续审视着陌生的房间。

而男子便一脸惊愕地看着死国斯诺,但由于受割喉之伤,男子已经说不出话,硬撑着站了一会便倒在了门边。

一会,死国斯诺好像找到了目标东西一般兴奋地走向了房间的一角……

“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

离着终死无恙最远的终立柱愣在原地,他想奔跑过去抱住儿子最后的躯壳,而又无法面对,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啜泣的林开卉和惊愕的盘俅,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终叔叔……”忽然,满脸泪痕的林开卉抬起了头,看向了终立柱。

“嗯……”注视着林开卉泛着光的瞳孔,终立柱的心情更加复杂。

本来还意气风发的无恙,现在变成了焦黑的残肢;阔别了十几年的不明异兽,如今又卷土重来;曾经带走了自己的娘子,现在又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终叔叔!”看到终立柱一副出神的样子,林开卉的一声呐喊,让终立柱像遭受了当头一棒一般猛然醒悟过来。

终立柱望着跪在无恙身边的林开卉,她的语气和表情,像极了当初娘子被异兽绑走之时怒喝自己名字的模样……

看到终立柱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林开卉看着终立柱缓缓说道:“无恙在临走前……有些话,托付我带给您。”

“临走前……”终立柱挪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靠近终死无恙的身体。

“他说……”看到终立柱耶在无恙的身边跪下,林开卉调整着情绪说道:“他作为你的儿子,在保护所爱之人……”

说到这里,林开卉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在保护所爱之人的抉择上,没有退让!也许这样做有点自私,但也是您当年想要的另一种选择吧……”

“什么!”

直到通过林开卉的转达,终立柱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无恙早已对母亲被挟持走的事情了然于心。

“试试吧。”站在百艸身后的铁链人,看出了百艸蠢蠢欲动的心思。

听到铁链人的话,百艸回过头对他说道:“我看得出来,无恙的魂魄好像不像其他丧命之人的魂魄一般死后即散,爹曾告诉过我,这拂尘可以拯救阳寿未尽的死人……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操作啊。”

“就你所说的,自我成为恶灵以来并没有见到御魂传人使用过,所以我也所知甚少,不过我是因为魂灵附着在缚神纸上,才得以被你召唤成人性,或许,可以试一下御用那小子的魂灵,附着到我本来的缚神纸上试试……”

铁链人一五一十地说出自己的设想,不知道为什么,百艸听完觉得……这铁链人的智商貌似比他这御魂传人要高出许多。

“那就按你说的试试。”虽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尝试,而且不知道会酿成怎样的后果,但是就这样放弃拯救无恙的机会,自己实在是做不到啊!

“退下吧,恶灵。”

在百艸下令之后,恶灵便一瞬间急速地全方面缩小,最后变成一张巴掌大的皮影……不对不对,刚才从铁链人的嘴里,百艸才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称作缚神纸……

盘俅入神地看着的百艸的操作,无论对谁来说,这御魂术都是无比新鲜、充满未知数的。

百艸左手捏着寄托着铁链人的缚神纸,看着终死无恙的身体深呼吸,在下定决心之后,右手甩着拂尘,砸向终死无恙焦黑的身躯。

本来百艸还没有多大的信心,可当拂尘在接触到终死无恙的身体,更确切地说是终死无恙的灵魂时,百艸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拂尘有种牵动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握着鱼竿的钓鱼者,感受到了有鱼咬钩一般。

百艸吞了一口口水,缓缓地抬起握着拂尘的手。

只见,终死无恙那泛着微光的魂魄,便像粘在拂尘上一般,随着百艸手臂的抬起而从身体里被抽出。

“咦,灵脉……灵脉都黯淡了!”在百艸施术的过程中,开着瞳术的林开卉可以清楚地看到终死无恙身上的灵脉慢慢枯竭黯淡。

当人身上的灵脉全失之时,人也就再无生还的可能,所以看到这幅场景,林开卉有点讶异地看向百艸问道:“百艸,你这是……”

由于百艸是唯一可以看见魂灵的人,所以小心翼翼御用着终死无恙灵魂的百艸,此刻在众人的眼里,就像是一个在于空气斗智斗勇的憨憨……

但无论怎样,百艸心里清楚,这个过程是马虎不得的,施术的成功率还不得而知,可不能由于自己的操作失误而断送一切可能的机会。

看到终死无恙的灵魂已经被自己尽数抽出,百艸便拿着缚神纸小心翼翼地靠近拂尘。

只见,在缚神纸触碰到终死无恙灵魂的瞬间,那缚神纸便像吸水的抹布一样,一下字便把终死无恙的魂魄吸收了进去。

“哇……”

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的百艸不由得发出惊叹,不一会,百艸看到缚神纸上出现了淡淡的终死无恙的轮廓。

待到一切尘埃落地,百艸抖了抖缚神纸,发现映着终死无恙轮廓的背面,铁链人的轮廓依然不受影响,只是,铁链人的轮廓比起下午看时又淡了一些。

虽然一切看起来好像大功告成,但一个疑问又涌上心头,那就是既然已经收录好了,可是要怎么召唤呢……

“御魂传人,召见无恙!”

百艸向空中扔出缚神纸,朝着缚神纸大喊一声,而这除了吸引着大家疑惑地看向百艸,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尴尬万分的百艸挠了挠头,一边低下腰捡飘零落地的缚神纸,一边低声嘀咕道:“爹也没教过我其他口诀了啊……”

而在百艸捡起来之前,终立柱却先捡起了缚神纸。

这一下子让百艸手足无措起来,看着终立柱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一副支支吾吾地想要讨要回来的样子。

终立柱并没有在意百艸的样子,而是入神地摸着缚神纸,淡淡说道:“无恙……”

看到终立柱这副模样,百艸也不忍心打断,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说道:“终叔,是另一面。”

“是嘛……”这一句话终立柱倒是一下子就听进去了,便眯着眼睛端详着缚神纸。

“逆天道之魂,我即为你摆渡的传人!”

“逆天道之魂,我即为你摆渡的传人……”

咻——

瞬间,那缚神纸便一下字从终立柱的手里脱开,开始向着人形膨胀。

看着缚神纸的变化,百艸略显讶异,但百艸的惊讶并不是出于缚神纸的变化,而是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说出这句口诀……

只见,那缚神纸逐渐变成了终死无恙的形状,一个英气风发、身着素服的终死无恙,就这样重新出现在了百艸等人的面前。

“爹,没想到,我还能再亲眼见您一面……”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